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日期:2017年12月19日  来源:香气共和国 作者:陈渣渣;  点击:44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  现在回头看初始的心酸和艰苦,那滋味简单的言语是说不清的。像发生在昨天,又宛若隔世,这么一咬牙,没想到就过去了十年。

  十年

  “刚建酒庄那会儿是真的苦,”高源坐在沙发上,若有所思地撑着脸,窗外的寒风呜呜的吹,泻进来的阳光把她包裹的温暖又明媚,她转过头对我眯眼笑了笑,“不过现在想想都没什么。”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  2007年,宁夏银川,高源和她的父亲高林在城市的中央,建立了银色高地。

  东儿童公园,西人民医院,北阅海万家,像一群大高个围着一个生机勃勃的小胖墩。说是车库酒庄,那是真的小,10亩的地,10个橡木桶,10个人都站不下的发酵车间,连酿酒的葡萄都是买来的,空凭一身邦邦硬的手艺。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挖掉炕,往下凿,补瓷砖,初代的发酵车间就诞生了

  虽说07年建了庄,那时候的高源却仍在上海的进口商公司-桃乐丝工作。那时候,她一直处在饭局末席的地位,波尔多留学,法国国家级酿酒师,放在中国是稀罕物,放桃乐丝,那是扔个石头都能砸中个酿酒师的跨国集团。
 
  当时桃乐丝的中国老板Alberto说她酿酒就是“bullshit”,但高源是个自有主见的主,认准的事,那是没什么能阻挡的,bullshit也要在每年10月、11月回家乡酿酒。

  2008年,盲品,她给Alberto拿出了第一年酿造的阙歌,不喝则矣,一喝惊人。
 
  多年以后高源回忆起来,还是不禁感概:「他面对着20几个香格里拉的侍酒师,大屏幕投影着他的脸,我永远忘不了当时他那双瞪大的蓝眼睛,漂亮的不得了,然后来了一句‘要关注宁夏’,眼睛特别特别亮。」
 
  5月1号,踩着酿酒季,Alberto带着老婆和小姨子风风火火就杀到了宁夏,杀到了银色高地,这狭小车间酿出来的红宝石,再一次喝到了他的心尖儿上去,“bravo!bravo!”(厉害了!厉害了!),就这样桃乐丝成为了银色高地的合作伙伴。

  12月份罐装,次年1月上市,期间大半年Alberto拿着阙歌的裸瓶把外滩的餐厅扫了个遍,还未上市,整个上海滩就已经对这支宁夏“小肥羊“虎视眈眈。

  2009年,凭借着十个橡木桶,3000瓶酒,银色高地一炮打响。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只能容纳十个橡木桶的酒窖

  2011年,高源决定辞去桃乐丝的工作,回到宁夏,专心酿酒。
 
  熬过了初创阶段的艰难,人生总要爬向新的高度。

  2012年,高源和父亲找到了一片海拔1300米的处女地,宁夏最高的戈壁滩。这块野地,石头多,沙壤多,透气性好,矿物质多,葡萄听了都想跳舞。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:“抬头望见了北斗星”。

  好归好,可它荒啊,荒就开吧。1000多亩地啊,带槽带窟窿眼的挖机,铲机,一个个轮番上,石头一片片轮番筛,犁腿一个个轮番坏。
 
  当时房建还没批下来,几个集装箱就是他们工作的地方,风刮的刺目,没关系,心中有火。结果这团火迎来了霜霉病,产量减半,所幸品质维持的依旧好。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冬天沉睡的葡萄园

  有灾也有喜。

  2014年,是高源最喜欢的年份。用她的话来说,那是最“平衡雅致”的一年。宁夏的气候像智利阿根廷,干燥炎热,没有冷气候新鲜的水果味和酸度,14年凉爽的秋天让葡萄的无后期延长了25天。
 
  这一年的爱玛珍藏和阙歌喝起来细致,优雅,单宁精准,有着很好的陈年潜力。这一年,她还生了两个新宝宝——银色高地珍藏霞多丽,银色高地世纪勇士。

  2015年,银色高地终于用上了新基地的葡萄来酿酒,吸饱了风土精华的葡萄睡橡木桶里静静等待着出世。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新西兰进口农药机,90%农药循环利用不会污染土壤

  2016年,十年不遇的灾年。

  山洪袭来的时候,高源抱着她的法国情人站在高地上,吹着风,看着咆哮而来的水,“宝贝儿,我们五年的青春和心血就要付之一炬了。” 她说着低下头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,吉利微微收紧了搂着她的胳膊,没有说话。
 
  庄里的能搬的都搬了,北边来了洪,就搬到了南园,没想到南边的农民为了保田把道给堵了,南边的水也漫了上来,去讨个说法?哎,都是为了保地讨活路,算了,算了…

  但诚者天庇佑,村里出了个老者,卷起袖子大囔道“这里20年前也来了洪,”他指着一地,“把这里挖开,水能从这泻出去!”
 
  最后北边的洪水没上来,南边的洪水退了去,酒庄完好无损,这场虚惊让高源想想都后怕,事后她才敢告诉70岁的老父。

  高老听完愣了一愣,“当年规划酒庄的时候,我就把这点算进去了,洪水是上不来的啊。”

  高源哭笑不得。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泄洪沟

  2017年,品质好是一种自带造血功能的能力。
 
  世道在变,玩法在变。当问到酒庄未来规划的时候,高源愣了一愣,“宝贝儿,你这可戳到我痛点了,”她兀自陷入沉默,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杯,许久,我听见她说 “我也不知道,就踏踏实实做好酒吧。”

  声音轻轻柔柔融化在空气里。

  外面的风依旧刮得厉害,园子地里盛着昨夜下过的雪,一望无垠的沙壤悠悠走进远处的雾里。

  高源把眼神牵向葡萄园,说来,这样的天气里,太阳的脸上却一点点污渍也没有,白生生的,把苍茫又萧瑟的冷冬啊,照的灿灿明媚。她微微一笑,好像看到了来年的春天。

  银色高地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银色高地获得了中国葡萄酒迄今为止最高的国际评分

  银色高地位于葡萄酒之乡——宁夏贺兰山东麓,是中国第一个车库酒庄,有着“中国拉菲”之美誉。

  世界两大酒评家“葡萄酒女王”Jancis Robinson和“葡萄酒皇帝”Robert Parker分别给予了银色高地17分(满分20分)和91分(满分100分)的高分。打破了大多数人所理解的,“中国没有好酒庄的”陈腐印象。

  酒庄的庄主高源女士,早年留学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院,是业内少数取得法国国家酿酒师证书的女性酿酒之一。丈夫吉利,出生于法国波尔多左岸的圣埃斯泰夫村的一个酿酒世家,爸爸和爷爷都是凯隆世家的酿酒师。

  建庄短短三年,银色高地声名大噪。香港《南华早报》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,法国《AFP》(法国新闻社)还有美国《Wine Spectator》(葡萄酒鉴赏家)通篇报道。CNN专题特地前来采访,《Jing Daily》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,法国《葡萄酒评论》中文版也轮番而至。

  2016年,银色高地的阙歌干红,入选了招待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国宴用酒。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  2017年,是银色高地的第10年,从10亩田地到如今的1000多亩,从逼仄的车间到走向世界,从名不见经传到如今中国精品酒的代名词之一,这一路走的有苦有甜,却从未有过踌躇不前。

  这一次,我们带来了它的成名酒款。

  阙歌

中国人不敢想的世界级车库名庄,被这对父女用10年建成了

▲阙歌,贺兰山上自享其乐的高歌者

  银色高地的旗舰酒。

  法国进口苗木,波尔多桶陈酿12个月。

  16年国宴用酒,葡萄酒大师帕克,杰西斯高分酒款。

  成熟而丰富,黑李子,话梅,巧克力烟熏的味道,亮点是酸度,清脆带着点“高冷”,余味格外悠长。2014年,最具有陈年潜力的年份。

 

 

Copyright(C) 2000-2014 winechin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南大街178号振华国际广场1804室 邮政编码:264000
业务部:0535-6646535 编辑部:0535-6678659 资讯中心:0535-6640619 传真:0535-6640619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(ICP)编号:鲁B2-20051092号 鲁ICP备10012004号